前马办副秘书长罗智强:我是台湾人,也是中国人

台湾《中国时报》今日发表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前副秘书长罗智强的评论文章指出,我是“台湾人”,也是“中国人”。这两个身分认同,从来就不是、也不该是冲突对立的身分认同,恢复这两个认同的兼容性,让“两岸一家亲”和乐融融、交往发展,这样的台湾,一可免内部继续撕裂虚耗,二可免无穷尽的两岸对抗,而把有限的资源、心力用在发展台湾、提升台湾民众福祉。找回这样的融合认同,于百面危殆的今日台湾,已是迫切当为的必走之路。

评论摘编如下:

“我是台湾人,我是中国人。”在20年前,这一段身分认同与国族认同的描述句,曾经是台湾民众的最大公约数。但20年下来,在许多政治人物“去中国化”、“仇中国化”与“丑中国化”的三化催变下,这句话,愈来愈多人不愿或不敢开口说。

如果大家仔细回顾的话,就会发现这种认同情感的改变,也是台湾从亚洲小龙走向亚洲孤儿的分水岭。

过去,在台湾人仍强烈地拥有“中国人意识”的时候,这个内部认同的最大公约数,让20到30年前的台湾,即便面临极大的国际现实、“外交”挑战,但却能昂首阔步,向世界交出亮丽的经济奇迹。在当时,于内,我们没有把力量内耗于“认同”的歧异,可以团结齐力地为台湾谋最好的发展;于两岸,因为仍把大陆人民当成同胞手足、自家人,所以,两岸之别只限缩在制度之争,却不会去放大种族之别。

也因此,在民心面,我们并没失去大陆人民的喜欢与支持,道理很简单,台湾民众把大陆人民当一家人,大陆人民也会愿意把台湾民众当作一家人。

这是为什么“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”,曾一度是大陆人民看台湾的“最大公约数”。然而,今天,两岸的局愈走愈僵,情势渐渐险峻。大陆人民不再以“最美风景是人”来形容台湾,这是因为,“中国人”3个字,在台湾竟成了不可说的语汇,愈来愈多的台湾民众不自视为“中国人”,尤有甚者,让“台湾人”与“中国人”成为对立的两种身分,让一股“你死我活”的“敌我仇视”四处燃烧,才会有恶毒与恶意的歧视语言不断四处流转。

台湾如此,请问,这样的两岸关系能不崩坏吗?而在两岸体量的悬殊差距快速拉大的今天和明天,把大陆人同胞推向“敌人”、“仇人”的那一边,台湾的生存发展能不危殆吗?所以,当今要务就是重新让“台湾人”与“中国人”认同连结。至少不能让这二个身分认同走向对立,成为一种“你死我活”的“敌我仇视”。

“我是台湾人,我也是中国人。”这是我们的身分认同,也是我们的国家认同。

在文化的意义上,“中国”二字,指的是中华民族、中华文化与中华历史,指的是受中华文化熏陶的我们流在血管里的血液。在台湾除了原住民、新移民外,绝大多数人的祖先都来自唐山,这民族与文化的脐带实在没有理由切断。

两岸的对立,身分认同的对立,让“台湾人”与“中国人”成为不兼容,甚至对立仇视的相斥认同,只会让台湾的处境更艰难、更边缘化。

我是“台湾人”,也是“中国人”。这两个身分认同,从来就不是、也不该是冲突对立的身分认同,恢复这两个认同的兼容性,让“两岸一家亲”和乐融融、交往发展,这样的台湾,一可免内部继续撕裂虚耗,二可免无穷尽的两岸对抗,而把有限的资源、心力用在发展台湾、提升人民福祉。

找回这样的融合认同,于百面危殆的今日台湾,已是迫切当为的必走之路。

一项“国家民族认同”民调显示 逾五成台湾民众认为自己是中国人

台湾竞争力论坛16日发布最新“国族认同调查”民调显示,在“请问您认为自己是不是中国人”问题下,回答是的占50.2%;在“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”“是台湾人,但不必否认是中国人”“是台湾人也可以是中国人”3个选项中选择是的总计66.7%;在“请问您觉得自己是不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”问题下,回答是的占86.5%;在“和平统一或‘台湾独立’哪一项对台湾未来比较有利”的问题下,选择和平统一的占62%;在“请问您在这5年内有没有去过大陆”问题下,回答去过的占29.4%。

这项民调由台湾艾普罗民意调查公司完成,受访人为22个县市、年满20岁以上者,以随机抽取电话号码的方式产生。有效样本1083份,调查时间为今年10月11日-12日。

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庞建国对此民调分析认为,即使台湾经历了从李登辉时代就开始的“去中国化”,但中华民族的血脉未被割断,中华文化的根未被刨除。庞建国说,此项民调也显示,年纪越轻,5年内去过大陆的比例越低,这就解释了“天然独”现象:一是“去中国化”的教育误导,二是没有实际去过大陆,形成“井底蛙”和“夜郎”的心理。事实证明,如果台湾的年轻人多到大陆走走看看,眼见为实,会改变想法。